文言文

头画毁了于是罩了个纸袋(随便丢一丢鱼x)

●轰出 ●冬与春与夏02

●ooc有

●顺便想问问要不要咔酱的感情线?

●食用愉快w!(顺便求小红心x)

   绿谷搔了搔自己脸上的小雀斑。他现在正和刚刚结识的新朋友——自称是冬精灵的轰君。但是,他用余光看了看右手边安静坐着的少年,半边的红发,和红色碎发下的像拿雪擦过的天空般的淡蓝色的眼瞳。事实上红色在冬天里真的太少见了,让绿谷忍不住多瞧上几眼。

    “虽说轰君是冬天的精灵,但是却拥有很明亮美好的颜色呢!”绿谷试着打破微微凝滞的气氛,不过这也确实是他衷心的赞美。

    身形修长的精灵少年半阖着眼睑,不知在想什么。半晌,就在绿谷以为轰焦冻没有听见他的话,正准备重新拉起话题时,对方说话了:“即使,这抹颜色会灼伤周围的人吗?”声音如上好的大提琴缓缓泻出的旋律悠扬。

    “怎么会——我感觉很温暖。因为我是春精灵,我很喜欢暖和的地方,”说到这里,蓬松绿发的少年忍不住笑了,“就像轰君的身边。”说完好像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朝轰露出一个腼腆的笑。轰焦冻身边确实比常人暖和一些,或许是因为两个精灵坐在一起的错觉吧。

    轰定定地盯着他,像是想从他脸上找出点什么花儿来,但绿谷颊上的几个小雀斑在这时张扬地宣誓着自己的存在,把轰的注意力拉了去。“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他转过头丢下这么一句。

    绿谷看着自己脚尖,他穿着深绿色的长筒靴,稍浅一些的七分马裤;就连穿在白衬衫外的小马甲也是绿色。这样看着,他好像一棵绿色的花椰菜。他想自己回去应该跟春之神申请换一下工作服的颜色基调,毕竟这款式也不算丑。

    好吧他承认他确实不知道该与新结识的冬精灵小伙伴谈论些什么。

    “轰君在冬天是干些什么工作呢?”

    “结冰,积雪。”言简意赅的回答。

    “啊哈哈哈这样啊...我是今年才开始工作的精灵,要请轰君多多关照了。”

    “.......”

    “.......”

    “绿谷。春之神欧尔麦特,是个怎样的人?”

    绿发少年欣喜地看着他,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友谊的召唤,或者他实在喜欢欧尔麦特到提起就兴奋的程度,又或者两者都有——“欧尔麦特大人,是一个值得所有人尊敬的英雄,他独自一人分开了春夏秋冬四季,定下了精灵们分工掌控每一季的规则,这才相安无事到如今!当初精灵四族大战死去的精灵数不胜数,哀鸿遍野,是欧尔麦特阻止了这一切的持续!”绿谷说着说着直接从先前坐着的横在雪地上的枯木上站起,声音比之前高了不止一个度。

    最好的证明是树梢上的积雪乘着他话音的尾巴啪叽一声掉在了他毛茸茸的绿脑袋上。轰从一开始见面就维持着的万年冰山脸终于松动,露出了一丝错愕。绿谷僵着右手握拳,左脚迈出一步的热血姿势,被这一头的雪给浇灭了热情。

    轰低低的笑声从耳朵穿进来,绿谷简直怀疑他拥有了爆豪的能力——爆豪是他的青梅竹马,是夏精灵,负责夏天的雷雨——因为随着那笑声钻进来的还有酥酥麻麻的细微电流,直直电到他心里去了。

    绿谷抖了抖头发上的雪,似乎想把那股电流也甩出胸腔。这下雪掉在了他的脖颈处,冰得他浑身打了个激灵;更让他窘迫的是,轰把左手放在了他的后颈上。

    他略一挣扎:“轰君....!”

    回答他的是轰听不出感情起伏的声音:“别动。”

    绿谷在这一瞬间回想起丽日前辈跟他说的话。

    —— “各个种族之间的感情其实很不好,现在无非是暂时的和平罢了。小久要是遇到了那种种族仇恨深重的热血精灵青年,记得要向周围的精灵求救啊!”

·轰出 冬与夏与春01

·这里文言文,请多指教w

·ooc有。

·初次写文,轻拍!

·希望得到小红心(x

·食用愉快!

绿谷出久是春之神手下新晋的一名精灵。他的任务不算很难,只消将河流里的冰雪消融掉,将春天将至的消息告诉河里河外的生灵。

今天是他第一次做这个任务。绿谷扇着两片透明中带点浅绿色的翅翼,来到一条清浅的河湾旁。这条小河是附近最偏僻的地方,为了不打扰到其他精灵做任务,他决定自己先练习一下。丽日前辈告诉他,新手最好从简单的地方做起,难的交给她和其他精灵。

河水被一层冰覆盖了,在阳光下反射出微刺眼的光,平滑如镜,冰层里夹着些白生生的冰花儿,小巧可爱,肆意地绽放在冰天雪地里。树梢上挂着些冰棱儿,枝上堆了些绵软的白雪。地上也是一席的白,像巨大的棉花糖铺在地上,叫人看了忍不住要踩上两脚。

绿谷甩甩头,把无关紧要的想法扔到九霄云外去,精灵新生的用的还不甚熟练的透明翅膀划出一道上下起伏的曲线,堪堪在岸边停住。冰层下的一切仿佛都冻结了,连时间也留在这里。清澈透明,干净得纤毫毕现。

绿发的精灵双手做出掬起一捧水的姿势,事实上他手上什么也没有——接着,他口中传来了精灵咒语的吟诵。精灵语特定的音律使得精灵们说话都仿佛唱歌,更别提是神圣的魔法咒语。少年清脆的嗓音带着一点柔软的沙哑浅唱,听了能直直戳到人心窝里去。

精灵语是消耗魔力的,因此精灵们平时很少用精灵语交流,人类的语言也在精灵之间流传开来。发展至今日,已然变成了精灵交流沟通的语言。

绿谷手中出现了一道绿莹莹的光,微弱但却坚定。

“请自然的神灵降下恩赐,予我消融冰雪的力量——”

“咔嚓——”冰层传来了细微的断裂的声音。

似乎开始融化了。绿谷松了一口气,转身准备消去枝桠上的冰挂和积雪,几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它们春天要来了的消息。

余光忽然瞟到远处站了个人,吓了绿谷一跳。因为那人的颜色在这白茫茫的天地间实在有些显眼。
那半边的红色像火焰一样,几乎要将这鲜艳的颜色灼在绿谷的视网膜上。

TBC.